聚合時代 濱拓物流總助劉殿友論大車隊
更新時間:2017-06-29

宴桃園豪杰三結義,斬黃巾英雄首立功。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隨意翻開《三國演義》重溫是這段經典的開頭語,為古人的智慧折服了。物流人經過2014十三個月的折騰終于能靜下心回顧一下歷史,整理出些思路為2015繼續撲騰找點方向。回顧過去的一年物流界的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出現了很多新鮮事物,三句話不離本行,我們還是從大車隊開始吧!


不知道什么時候無意間聽到了大車隊這個名詞,當時眼前一亮,哇噻!好貼切好高大上的名字,不就是說我們濱拓物流的嗎?頓時無比自豪,仿佛20年的車前馬后終于有了名分,但是冷靜下來仔細一想,我們又好像不是,為什么呢?


首先從概念上看,大車隊沒有具體的定義,是自有車數量多、規模大、技術先進、資源多等等嗎?其實任何的概念和理論都是隨著發展沉積并總結下來的,正處于孵化期的大車隊最終也是經過一次次變革站到了風口浪尖。只有經過優勝劣汰生存下來的車隊才稱得上大車隊,根據成功的模式才能總結出最終的大車隊的概念。n年以后我們的兒孫不會再圍繞什么是大車隊進行討論,而他們看待大車隊就像我們現在看超市和食雜店一樣了。


其次從發展史上看,只有經過“聚合期-分散期-再聚合”這個分合過程才會出現真正的大車隊,解放前公路上跑的都是馬車就不談了,還是從建國開始說起吧。


建國初期我國的汽車工業正處于起步階段,是完全的計劃經濟,所有的貨物都是國家調撥,為數不多的汽車都歸屬運輸公司并且按照國家的計劃承擔運輸任務。那個年代的運輸公司是名副其實的車隊,直至改革開放前都屬于原始聚合期。


隨著改革開放的進行汽車工業在飛速的發展,同時工商業也在迅猛提速,當時沒有信息技術的運輸公司已經不能支撐日益增長的運輸需求,所以開始分家。自己留一部分用于調控,形成了國企車隊;剩下的變成了無數個個體散養車;當時車輛的供應不能滿足貨物增長的需求,嘗到甜頭的個體戶迅速擴張逐漸購置更新車輛,依靠違規經營、暴利、壟斷等形成了個體車隊;企業內部難求穩定車源,只有通過購買和掛靠自建車隊,依靠資源壟斷形成了行業車隊。


因此改革開放30年的分散期到現在公路運輸形成了國企車隊、個體散養車、個體車隊和行業車隊四足鼎立的局面。隨著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經濟的高速無序發展不會沒有止境,GDP無法保8導致商品的供求關系發生改變,物流業車多了貨反而少了這是不爭的事實,淘汰過剩的產能是必然的經濟規律。


供應鏈頂端的制造業為了生存只能降本增效,原來在企業內部環節中比重很小的物流費用也開始降本,信息技術的發展導致運力采購的透明度增加,大數據支撐下的成本核算把利潤壓到來低點,處于供應鏈底端的運輸不得不改變原有的思維方式來應對。


當今的時代已經到了再聚合時代,只有物流到了瓶頸期整合、轉型、平臺、模式才有了土壤,原有的四足鼎立的格局才會被打破,嫌窮愛富的資本憑借敏銳的嗅覺也來推波助瀾,加速了整合進程,新型的大車隊才一定會出現。


再次從數學原理上看,我們討論的大車隊實質是車運輸貨物,無論什么模式的出現或者哪種方式的公路運輸,最基本的單元還是車,車輛運營就要盈利,除非個別國企要政績或行業物流要時效與服務。利潤的核算單元是單車單次核算,通過下面一道數學題分析一下運輸利潤的實質:


運費—費用=利潤


運費—(固定費用+變動費用)=利潤


運費—[(折舊+保險+司機工資+管雜費)+(燃油+維修保養+過路費)]=利潤


這個公式看來很簡單,但是算起來就麻煩了,在運費一定的的情況下,從費用單項目上看哪個項目都是不可或缺的,似乎每次運輸業務的利潤已經固定了,但是數學公式要求單位必須要統一,變動費用可以是元/(車/公里)或元/(噸/公里),固定費用卻只能是元/年、元/月或元/天。


這兩個不相干的單位沒辦法計算的,如果再加一個單位公里/天這道題就可以解開了,最終的利潤就變成可計算的天利潤了。例如:一天固定費用是500元/天,如果運行500公里/天那么此臺車的固定費用就是1元/公里,如果運行1000公里此臺車的固定費用就是0.5元/公里。這個基本公式弄清楚了,我們再回過頭看如何降本增效提高利潤了,增效增的是運費,現階段的貨物和運力的供求關系發生了很大變化,貨物的供給遠遠小于運輸需求,議價的話語權越來越弱,同等的運價沒有好的服務一樣會被淘汰。


改變不了大環境只能改變本身,也就是降低費用了,要想降低變動費用只能依靠管理,通過科學的管理手段和先進的物流設備降低油耗和車輛維修保養費用。由于收費站技術的升級,過路費沒辦法再降低,你懂的,要想降低固定成本只能靠運輸模式,通過甩掛運輸或平臺對接等模式提高車輛的利用率。把n個節點的貨物通過技術手段合理的調配運轉起來必須由車隊來完成,抱團取暖也好,擁抱平臺也好,為了生存和發展,大車隊一定會在改革的大潮中倒逼形成。


基于以上幾點,時勢造英雄的時代就會到來,物流的整合和變革時代已經到來,大車隊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出現,大浪淘沙過后我們期待各種形式的大車隊展現在世人面前。


篮球比分